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First#

没想到预告的反响蛮热烈的,那就开更。今天是喻黄。上车

像猫。

隐匿在夜的虚无中,披着月色的甸甸深黑而来。

所到之处,血蛇蜿蜒着绽放出一朵鲜红的玫瑰。

像毒。

西装革履,红酒杯锒铛碰撞,抵上后心的枪口——

令人上瘾的杀手,纸醉金迷的诱惑。

“如果说只是在叶修那个老家伙那里当卧底,我想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黄少天摸了摸下巴笃定道。

“他不是一般的人,况且你对他的了解只拘泥于耳闻——少天不再考虑一下吗?”喻文州顿了顿。

“  ”唇齿相依的吻将尚未说出的话堵在口中,黄少天凑上前,双臂环绕在对方的颈窝间。

“我的能力当然是毋庸置疑的好吗!”他不悦的撇了撇嘴,余光对上喻文州温柔的眼神,简直要将人的心揉碎了,脸颊泛上了一片燥热。

“别忘了你是谁的人。”喻文州抬手勾住了他的衣领,“只是亲一口吗?”

黄少天轻笑,亲昵的蹭了上去。

上车朋友们⬇️

006Py4pely1fgbsqzurqjj30qo2m97wh.jpg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时,对方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自己的眉心。就像一只落魄的流浪猫,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

“哎嘛大侠饶命啊我我我是良民啊没杀过人没犯过法吃喝嫖赌都不沾的从来没进过局子的!你你你别,别拿枪指着我,我我怕走火我还这么年轻——”

就像童话故事一样真善美,落魄的小猫被捡回了家。

“少天会变成很出色的人的。”

正如有光的地方一定会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必然会有光。绝望的颜色越重,在那里,一定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喻文州给了他最初的梦想,其间少不了金钱,利益的勾结。再加上肉体似乎也不为过。

第一次执行任务伴随着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劈头盖脸的砸下,冲刷着雨中瞳孔涣散的人消瘦的身体。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凌厉的刀法没有四溅的血花,只是汨汨的流着——漂亮极了。

“少天?”

“文州。我......”

“别怕。”温暖有力的怀抱包围着他寒冷的心,像那日一样,抓住了希望的尾巴。

以及一夜的疯狂。连不成句的告饶,紧咬下唇的隐忍,泪水与汗水混合着浊液一片混乱。

“很优秀的人”是黄少天,黄少天知道喻文州一定爱着那个很优秀的他。

“喻文州,你......”黄少天怔怔的开口。暖橙色的灯光打在怀抱自己的男人身上,依旧可见云雨过后的情色。

是爱情还是欲望,是欲望还是利益,是......疑问碾压过舌尖,最终被硬生生的咽回肚子。

“嗯?”

“没事,还想看看你。”

“少天要理智。”喻文州漫不经心的眼神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黄少天偏过头去刻意掩饰一些情感的流露,一些所谓的不理智。

“保护好自己,等你的好消息。”波澜不惊的语句,恰如子夜时分幽幽深潭上的粼粼月光,激扰不出一丝心弦荡漾。

“嘶——射进去了......肚子难受......”

“明天再清理吧。不早了,乖。”喻文州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熄了灯。

黄少天走的时候,喻文州不在身边。其实也是合情合理的,干这一行的,哪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可言。以为今天一如既往,谁料人生会不会就此谢幕。列车缓缓开动,远方又起的山峦层层叠叠向后奔去。

说来也巧,这次的目的地恰好就是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当年呀......他自嘲的笑了笑——虽然任务完成的很漂亮但基本上属于吓哭状态了吧。

早春还带了丝丝寒意,列车外的风景并没有什么可期待的。腰脊如刀背般笔直,另一手紧紧攥着提包。该死,人怎么这么多。黄少天不悦的挪了挪身子和身边的老太太保持着距离,老太太闲适扭了扭屁股,投来了“小伙子我看好你”地目光。

窗外有一瞬黑影闪过,黄少天敏锐的摸向腰间。

猎物的味道,他坚信自己的判断。

列车轰鸣着驶向隧道。五分钟的黑暗中,是解决野猫的好时机。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因为控制系统短路,5号车厢空调系统失控,车厢内温度显著上升。5号车厢的乘客请前往1号车厢休息,谢谢您的配合,给您带来麻烦十分抱歉......”

冷不丁的,列车员的声音在头顶炸响——这并非巧合,黄少天压低帽子静静的坐着。

“真是烦死了,什么破空调啊!”

“倒霉!”

“妈妈咱们赶紧去占个窗边的位置——”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拖着行李不情愿的往前边去了。空荡荡的车厢充斥着燥热的空气,并且处于升温的趋势。黄少天警惕的环视四周,扯开了领口。汗水顺着脊背滑过身体,粘腻到腰间时酥麻的触感实在令人坐卧不安。

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令人意外的。或者是从身边炸碎玻璃,或者是从车顶直接踏落。毫不掩饰的,穿着随意的深灰色外套,男人戴着一副墨镜,隐藏了几分英气。

他坐下来漫不经心的点燃一支烟——坐在了黄少天斜前方的座位上。

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刻彻底绷紧,放弃了腰间上膛的手枪,已从包侧摸出了两把匕首。黄少天的近身搏斗向来是他引以为傲的,此刻便是最好的实战机会。

男人翘着二郎腿,右手无名指夹烟的姿势很少见,也很好看。他的余光从一开始就扫向身后。这是毋庸置疑的,毕竟自己选择了直面黄少天的方式,便是直白的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顶灯的白光在黑漆漆的隧道中有些刺眼,男人注意到时,黄少天已经从自己的视角中消失了。他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翻身跃离了座位,下一秒刀刃落下,劣质的棉絮从脏兮兮的坐垫中蹦出招摇。

“这位先生身手很敏捷呀莫不是习武多年,啊不过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绝望吧——”

刀刃闪过一串火花,金属摩擦的尖锐声响扰人心智,男人与自己近在咫尺,左手反握匕首翻腕扫过,不过是轻轻触碰到了对方的衣角。

黄少天当即发现,这事难办了。

身体重重的撞击在自己先前坐着的椅背上,腰身一扭想要翻身而起,对方的刀法有多快他不想知道——毕竟自己已经被钳制了双手按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操,地上还有男人先前弹落的烟灰,此刻差一点蹭在自己脸上。

他挺着腰也无济于事,抬脚踩上了男人的肩膀,头一偏冲着对方的手腕就是一口——

“嘶——还真是个小野猫——”男人卸了力轻皱着眉头,腕上的牙印由惨白变的殷红。黄少天腿一蹬横坐在男人腰间,匕首比上脖颈。

“你输了。”声音中不乏傲气。

“这就是你们蓝雨的教养?”男人甩掉墨镜,眼神中丝毫没有被压制的惊惶,“真是热情,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一脸的莫名其妙。

“哟。你就是文州派来的小助手吧。我是叶修——

“你的顶头上司。崇拜不?”

黄少天艰难的将无数的脏话碾压过舌尖,愤愤的撒了手。

[TBC]

评论(6)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