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Second#

First#

黄少天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列车上了。车窗外雨滴噼里啪啦砸在玻璃上,他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身上盖着的衣服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自己的眉心。叶修在烟雾缭绕中神色略带疲惫。

“听着,小野猫,哥可和你玩儿不起了——喻文州真是丢了个棘手的包袱给我。”

当然棘手。黄少天暗想,叶修也不过如此,偷个情报简直是炮打苍蝇般大材小用。

“身手不错,可以在我身边办事儿。”扳机扣动,尖锐的爆鸣声在头顶炸响,冷不丁的传达着死亡的讯息。空枪。黄少天挑着眉头,故作从容的轻蔑一笑,身后一只手紧紧攥着自己腰间的手枪。

蓝雨的人,对于将对方一同拽进鬼门关十分有把握。

叶修对于小手下游刃有余的样子颇为赞赏的勾了一下嘴角,便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掐灭了刚点上不久的香烟。

“我说叶大神要不就别摆架子赶紧走吧,我可不想和你在这小破车里头过夜——不会真是辆开不动的破车吧!”

“黄少天,你话怎么这么多。”叶修没搭他的茬儿,一脚油门下去窜出了巷子朝着灯火通明的地方奔去了。改造过的发动机动力没的说,要不是对方有心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大概早就一头撞死在挡风玻璃上了。黄少天心有余悸的擦了把冷汗,想着这人心思意外的细。

身上处处都是酸痛的,此刻放松下来才有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他费事的扭了一下腰想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立刻有针扎般的痛意从脊椎窜上脑神经。“嘶——”

“小野猫这回知道疼了。”叶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讲道理,从火车上跳下来也要讲就个限度吧。”

“跳就算了。拉上我算怎么一回事。”

“这不是正好验证一下你是不是叶修本人咯——”黄少天转了转手腕,在怀疑自己身上有没有断掉的骨头。

“这不废话。”叶修没有看他,驶上了一座跨河的大桥,“除了我谁敢去和您老人家过招。”

“过奖过奖......我靠!”黄少天眼底灼灼,瞳孔骤然紧缩。他转向叶修,对方似乎露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喂......我说你们可真是擅长接待贵客啊。”

“是啊。”叶修歪着头看着大桥前方轰然塌陷,路灯流光溢彩砸在地面上火光四射。夜里四下无人,怕是专门挑好了这个时机免得牵扯他人,“抄家伙办事了少天大大——这是你的第一道关卡。”

“哟,说的可真轻松!”黄少天甩掉安全带,一脚蹬在座椅上,也不顾外面大雨倾盆就踹开了车门,豆大的雨点趁势冰冷的拍打在身上,细碎的刘海被风卷的杂乱无章,“加班费懂不——!”

一道火花伴随着爆炸声响起,宛如谱写了一曲镇魂歌。叶修松开方向盘,两个人身影一闪,紧接着就是发动机报废的征兆,整辆车化身为一片火海。

黄少天还来不及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人生地不熟来这边当差,搞不好第一天就要命丧黄泉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看着叶修虽然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淡定模样,自己也没有傻到去怀疑对方是不是专门设计来陷害他。

可惜了那件衣服。黄少天出戏的想,那淡淡的烟草味还是蛮好闻的,就这么烧了怪心疼的。

“还活着啊。”后脑勺重重的给人来了一下,背后一个欠揍的声音不适时的响起,黄少天恼羞成怒抬手一拳被对方轻松的挡下。“还活着就好好办事儿,别等明儿让我们的人来给咱俩收尸。

“收尸?收尸也是你的好吧!”

“哟,把我想说的话说了,算你赢!”叶修拽着他的手腕向后急促的推了一步,焦黑的支柱重重的砸在了先前黄少天站着的位置。“看,我已经救了你一命了。”

“你可瞧好吧!”黄少天甩开他的手腕,侧身一滚往火光还未波及的地方去了。

大桥不知道是哪个完蛋设计师的杰作,至少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大桥爆炸时会不会保留一个不那么尴尬的逃跑路线。叶修白了他一眼,得了吧这位先生,您干过的坏事儿没进局子就万幸了——

话未毕,就被拽向了桥的边缘。大桥的主体几乎被火海吞没,原先的连接处如今已经支离破碎,想要从上面走过去怕是没可能了,可惜连身后都接连陷落。

“嘿!”黄少天在前面跑着,那架势就像要赶着投胎,“玩儿个刺激的,跟我跑,绝对能活下来!”

吹吧你就。叶修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不是说默认了黄少天的行为而心服口服——他根本说不了话,强劲的气流顶的血压直往上飙。

在大桥的边缘,黄少天毫不犹豫的一跃而下,紧紧的拽着叶修的手腕,不容反抗的力度,就像是殉情一般。

风呼啸着吹过耳畔,世界在一刹那变的安静。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们二人而已。黄少天攥着叶修的手腕像是宝贝一样怕给弄丢了,恍惚间感觉对方环上了他的肩膀——一只手揽着肩头,另一只手则搂着腰部。体温隔着布料传递着,黄少天感觉到了,是微凉的温度,而自己则是灼热的。

冰凉的河水在初次触碰到时仿佛具有弹性和生命,下一秒就将二人同时吞入。身体被寒冷所包围,如蛇蜿蜒的爬上了身体——大脑就像果冻一样在颅骨内失去了意识,牙齿紧咬着下唇泛着惨白的颜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飞来的砖头钢筋什么的与他们共舞。

黄少天,你别是个傻子吧。虽然很不情愿,叶修还是费事的抬起手,捏着对方的下巴将嘴唇紧紧的贴了上去。黄少天在水中打了个激灵,似乎是想躲避最后还是乖乖顺从了。

没有一点缝隙,连冰凉的水也钻不进其间的空隙。叶修渡了一口气给他,舌尖不经意间触碰到对方柔软的嘴唇。

黄少天有点嫌弃的推开了他——即便水下这种情感不是很能体现出来。他紧紧的搂着叶修的脖子,甚至连退腿都缠上了腰间。腾出一只手摸索着自己的身体。叶修感受着对方不老实的动作,心中简直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说觉得自己死到临头干什么都无所谓了。

蓝雨技术部门的研发成果,效果一等一的好。猛然间的上浮昭示着活下去的希望,浮出水面的一瞬间,与空气耳鬓厮磨的快感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叶修望着怀中人儿湿答答的头发早就没了造型,贴在额头上一副滑稽的样子。

还有更滑稽的。

鼓鼓的充满气体的衣服,就像一个巨型的气球。

“别笑。”黄少天狠狠的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还是今天上午的那个位置,“再笑把你扔下去。”

“好好好,不笑了。”叶修收回那只准备帮黄少天理一下遮在眼前的碎发的手,回头望着桥上一片火光四溢,没再说话。

这小野猫,嘴唇还挺软的。

黄少天愤懑的瞪了他一眼,刚才那架势哪是为了给他渡气,分明是想来个法式深吻吧。


[TBC]

嚯,居然没开车,难得难得。下次玩儿个刺激的

评论(3)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