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Third#

First# Second#

刚才被和谐了......


情况还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只是狼狈的处境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黄少天扯了扯湿哒哒贴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体温随着水分的蒸发有明显的下降。毕竟还是初春,夜里偶尔几阵风还真有点吃不消。

叶修也冷,并且唯一的外套也给黄少天祸害了。

“谁干的啊,有没有教养,直接把桥给炸了算什么?”他拽着一团衣服,恶狠狠的拧了一把,水滴滴答答打湿了一片脚边的地面。

叶修坐在马路牙子上,叼了一支烟没有搭黄少天的茬。打火机早就报废了,烟丝里泛着潮湿的水汽。

“你怎么不说话呀?喂我说叶修你有在听么?”黄少天走上前去毫不客气的冲着他来了一脚,“你不会脑子灌水了吧——”

“是啊,脑子里都是水。”叶修抬手捏了一把黄少天的小腿,敏感的神经使后者立即浑身打了个哆嗦,“要不再亲一口?”

“死吧你。”

唯有脸颊上的寒意迅速消散,也得益于此,才没有过度的绯红暴露自己的内心。黄少天别过头去,一个人踱着步子消化着这个玩笑。简直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他愤愤的想着,大不了在马路上睡一夜,正好晾干衣服。

昏黄的路灯远远的投下温柔的暖色调,影子便给斜斜的拉的很长。黄少天走累了靠在一处休息,余光偷偷的瞄着叶修——眼底似乎有灼灼的光却说不清望向何处,湿漉漉的刘海被直截了当的掀在脑后,整张脸便暴露在视角下。他漫不经心的叼着未点燃的烟,有点狼狈的模样,不知怎的让黄少天想起了“风情”——这个与男人并无关联的词语。

如果这一幕的主角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与及冠之年的少年,隔着远远的在光晕中望见彼此,在千万年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找到爱情。这似乎也是一种浪漫。

而不是两个湿答答的衣服粘在身上,被风吹的直打哆嗦还故作坦然的单身男青年。叶修把烟撇在地上,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逆光的模糊中看到黄少天警觉的往后缩了一步,赤裸裸的展示着自己的不信任。

“刚才是自己人干的。”叶修冷不丁的开口。

“哦?是谁呀?”

“不告你。”

“哈?”黄少天直直的窜了过去,先前警戒的样子荡然无存,“我靠吊我胃口啊老叶!咱们可是一家人好不好!你今天不告诉我我以后也会知道的嘛你就告诉我呗我去替你收拾那个浑小子!”

“你怎么这么烦人......”叶修转过头去,黄少天正蹲在自己身边睁着圆圆的眼睛,双臂环抱着膝盖怕是不问出个所以然就不罢休了,“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他勾了勾手指。

黄少天乖乖的把脸凑上去,浅棕色的眸子闪着浅浅的光芒。老天真会造人,叶修想。脖颈处的皮肤光洁白皙,和下巴构成好看的弧度。是那种捏一把就能留下红手印的质地。而那要命的诱惑此刻毫无防备的摆在自己的眼前,招摇着吸引心智。

他缓缓的凑上前去,做出要耳语的样子,所以即便有炽热的呼吸拍打在耳畔也尚在情理之中。清风抚不平躁动的心,唯有眼前值得怜爱。哪怕是一只咬人的小野猫。

就像午夜的吸血鬼临|幸美丽的少女一般,唇瓣即将亲吻细腻的皮肤。

长长的汽笛声划破夜晚的宁静,远处两束强光晃的人睁不开眼,横冲直闯的风格最是让人心生畏惧。被迫被打断显然是令人反感的,叶修无奈之下揽了黄少天后退一截,才没受到强劲气流的波及。车上的男人倒是不以为然,摇下车窗挥手致意。

“老大!老大!我来接你啦!”

黄少天被风沙迷了眼睛,泪眼朦胧间指着车上的人问叶修:“这谁?”

“哦,包子,自己人。”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紧接着被怀中的人推了一个趔趄。

“我靠叶修你是流氓吗一天到晚动手动脚的——”

“胡说!”包子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服气,“我们老大不是流氓,我才是!”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乱了乱了都乱了,脑子里像装了铅锤一样,不知是长途奔波受了累还是被眼前形势弄的一团糟,抑或是被冰冷的河水冲刷过了头,眼前直冒星星,腿也软的不成样子——

叶修接住倒在自己怀里的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谁耍流氓呢。”

“老大,这是你媳妇儿?”

还别说,叶修摸了摸下巴,睡着的样子真是赏心悦目。


被和谐的一小段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亮的过分。敏锐的直觉令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处在叶修的地盘。房间内的布局很普通,和自己原先在蓝雨时没太大差别,只不过自己常常住在喻文州那里罢了。

一股强烈的陌生感从心头涌起,堵在嗓子眼压抑的整个人都喘不上气。但他来不及想什么儿女情长,熟门熟路的开了电脑,破机子通身散发着古老的陈旧感,简直像是刚从土堆里挖出来给他凑数用的。

指尖敲过键盘,显示屏上弹出一串串奇怪的代码,窗帘在他从床上跳下来时就被严严实实的拉上了,昏暗的房间内一下下闪烁着白光。多层加密的窗口也不足为奇,在踏上这一行的初期,必要的训练让他也掌握了这些复杂的技巧。

“风平浪静。”

显示屏的另一端,喻文州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的食指一下又一下地轻敲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嗒嗒声。像是早就预料到答案一样,记录被迅速抹去了痕迹,他拎起椅背上的外套推门离去。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几步扑回到床上,身上各处还隐隐作痛。贴身的匕首周周正正的摆在床头,就像是宣示着叶修对他的无条件信任。智障。他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蒙头盖上了被子。

咔嗒的金属碰撞声伴随着火苗的摇曳不定,耀眼的火光闪烁着勾勒出脸部的轮廓。烟卷纸焦黑扭曲,倏忽间带着火星的烟草混合着空气的气息在肺部游走一番。叶修毫无姿势可言,裤子拉链只拉了一半,一条腿高高曲起在椅子边缘,胳膊环抱着一边膝盖,烟雾缭绕间,面前电脑上飞速的闪过几条指令代码。可怜的小野猫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还着急会旧情人呢?

推开隔壁的门就像拉上裤子拉链一样容易,小野猫睡眼惺忪的瞟了他一眼,在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态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衣领被扯起的同时,身体也顺势被带起来搂在了怀中,腰部因狠狠的钳制着而无法动弹,双眼惊恐的瞪大,还未发出第一个疑问的音节,已被不容置疑的堵上了嘴。


还有这段......


他好像哭了,肩头止不住的颤抖,眼眶红红的有泪光在打转,瞳孔覆上一层迷蒙和涣散。



[TBC]


评论(11)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