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Fifth#

First# Second# Third# Forth#

——那么我们就在一片混沌当中长相厮守,在枪林弹雨中相濡以沫。

“狂欢开始了,my lady.”喻文州扯开衣领,膝盖顶在胯间将黄少天抵在门板上。幽暗的走廊向深远处延伸,古老而典雅的壁灯将暖橙色的灯光温柔的撒在视网膜上。

酒杯啷铛碰撞,大厅内璀璨而耀眼,礼花的爆鸣与宾客的喧闹声一浪高过一浪,而与这极乐之地相隔一墙的另一侧,昂贵的礼裙柔软地臣服在脚踝处,假发被无情地抛在一侧——年轻的杀手被迫禁锢了双手承受着上司的侵犯。


点我上车


浊|液从股缝间缓缓从大腿根部滑落,些许jing液溅落在脚边的裙子上泛着光亮。喻文州整了整被黄少天拽扯乱的衣领,半硬的xing器直接塞进了裤子内。

人声鼎沸的另一侧,叶修捻灭烟头,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小野猫还不回来,这厕所上的真够充分的。

“文州......”黄少天拽拽他的衣角,双腿颤颤巍巍地站不太稳,落在地上的礼裙被拎在腰间遮挡着漫上身体的红潮。

“怎么样?”喻文州头也不回,冷不丁的发问。

“什么?”

“叶修那边,有问题么?”

黄少天愣了一下,心中莫名其妙涌起一股烦躁的情绪。就像是沉甸甸的石头塞在了喉咙。

喻文州,你为什么不看看我,看看那个如你所愿的,优秀的我。

黄少天一直坚信着,不管是像他这样的杀手,还是其他光明正大的行当,每个人都有被爱,都有爱的权利。同性的恋情不被世人所认可,那么我们就在一片混沌当中长相厮守,在枪林弹雨中相濡以沫。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只剩下杀人和上床,上床和杀人?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喻文州会疲惫地笑着冲他说,少天很优秀,任务完成的很好。或者用甜腻的耳语和抵在最深处释放的jing液,用最原始的愿望表达着所谓的爱——或者是占有。

所以我现在被你操的站不稳身子,你却问我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打探到有利于大局的情报。就像是吃了一坨巧克力味儿的屎,黄少天紧紧地攥了一下拳头。

面对没有回应的沉默,喻文州略带疑惑地扭头,对上了一双黑漆漆看不出感情的瞳孔。

黄少天倚在门板上,光滑的黑棕色木板将他的皮肤衬托出耀眼的白皙,昏暗的灯光使得半个人隐藏在阴影里。

正如有光的地方一定会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也一定会有光。在浓重的墨色中,当找不到璀璨的希望,便如同流星加速坠落,再无光明。

“喻文州,我不管你怎么想。”

“但你没有资格支配我的一切。”

“少天?”喻文州上前一步,抬手刚想要理开额角凌乱的碎发,耳膜就因受到强烈的爆鸣冲击而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炽热的波浪伴随着惊天的巨响,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从走廊尽头席卷而来。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眼底染上了殷红的颜色。

火药味充斥在口腔内,呼吸被热浪与灰尘所阻塞,视觉的剥夺令人慌不择路,黄少天紧紧抓着一处支撑物,耳畔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暴怒叫骂声不过是生命尽头最后的挣扎。

冥冥之中被人钳了胳膊,混乱当中头脑一昏连生死也置之度外了。

叶修扛着不省人事的黄少天踹飞门口横挡着的钢筋——“又长胖了。”

“真不知道要这小子有什么用。”

灰风衣的男子驻足远处,盛大至极的浮世绘内衬在狂风席卷下妖冶地律动着。叶修淡淡地望了一眼,心想现在的大小眼真不好对付,一言不合什么都敢炸。

只是可惜了自己没喝完的橘子汁了。

[TBC]

评论(18)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