れいじ碗里的炸鸡块

[All黄]霍乱 1

新坑。缓更。

“爷——

“这衣服紧得难受,叶官人快帮帮我——”

远方又起的山峦层层叠叠勾勒着淡淡的墨色。天冷似琉璃,地静若止水,往日街街种花户户流水的好景如今已经满目疮痍。罢了不过一句胜者为王,华丽雍容的马车碾过三月零落的山茶花瓣,这本不该是京中早春该有的落魄。

如果说,红颜散尽,脂粉染红了池水是悲剧;如果说铮铮铁骨男儿屈膝俯首是悲剧;如果说才子佳人,没了浅斟低唱是悲剧。那么国破家亡又算什么?

如果落日的余晖下,揉碎一江的金辉,和上木芙蓉的寂寞芳姿,照出了漫天殷红的色泽是浪漫,那么飘浮的尸首和蜿蜒的血流,是否也能隐匿在这虚无的浪漫中。

你合十双手奉献着三生三世的安宁来保一日的平安,抛去家人的背后满脸尽是虔诚。点滴甘露成了霍乱时期最大的馈赠。凭谁问人内心的贪婪可否得到满足?将死之人啊——你的时间又还剩多少。

人道说,戏子无情,演了一出又一出的戏,当了一场又一场的角儿。戏台子上千娇百媚,卸了厚厚的妆容,白粉之下又是另一般的未知。

辘辘的马车声如雨水敲打着晶莹的汉白玉,喻文州执扇立于门侧。这一去,便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在逆光的模糊中,不动声色的叹息泯灭了多余的杂念。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越调婉转,好似细雨淋漓。烟雾迷蒙,眉眼间的漫不经心被耳侧的碎发所遮掩,声色如玉玦碰撞般勾人心魄。只是这独角戏,不唱也罢,收敛了步伐,宽袍大袖下闪过一抹寒光。

黄少天被卖到叶府的时候,弱冠之年的眼神中多了些许陌生的神色。

都说那十里红妆买的是一世荣华,红纱帐底,点上的新烛摇曳着火光,明灭不定的洒在床头。虚无之中双目相视间生出一丝暧昧,叶修微眯着双眼,抬手捏了捏缩在床角人儿的脸。

软软的,手感很好。

黄少天不悦的别过头去,瘦窄的肩膀被对方揽在了怀中。

“小野猫,可曾破过身?”

“不曾破过。只是破了又如何?”

“今日便给你开苞。”指尖隔着衣物碾过微硬的ru尖,“叫一声听听。”

黄少天没有回应,颇为大胆的拨开了叶修的手,在对方皱眉之前凑在了耳畔。“爷——”

“这衣服紧得难受,叶官人快帮帮我——”

叶修和黄少天,本就是认识的。屁大点儿的小人儿,即便是打小坐科,扎着头发咋咋呼呼的样子还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黄少天,你别是个傻子吧。”叶修坐在大石头上瞅着那活蹦乱跳提腰练功的模样,忍不住叹息。

“你懂甚!”捏着嗓子的声音倒是妩媚的很,黄少天不屑的翻着白眼,“我黄少天生来就是唱旦角儿的料,连师傅都这么夸我你这家伙爱听不......”

双唇狡猾地贴在了朝思暮想的柔软上,舌尖撬开牙关从唇齿间勾出的银丝在午后正烈的日头下泛着晶莹的光。绵长而yin靡的吻传递着火热的欲望。

“走了——”占完便宜的叶修不顾身后喋喋不休的吵嚷,远远的去了。

黄少天红着脸靠在院落内一棵树上,头脑晕乎乎的到像是灌了浆糊。只是不知这外族人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

“这勾引男人的方法,也是你喻师父教你的吗?”叶修挑着他胸口薄薄的衣料,一手环在腰间便将整个人贴到了身上。滚烫的皮肤隔着衣服向自己传递着欲望,眼底早已覆上了一层迷蒙涣散。

一辆小车

 

我钟情于你,所以残暴地占有你。

泪水滑过脸颊时被轻轻吻去,搂着疲惫不堪的人,叶修心满意足的会周公去了。

黄少天颤抖着身体缩在对方的怀抱当中,耳畔回荡着喻文州的嘱托。

“杀了他。”



明晃晃的匕首置于榻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叶府的条件自不必说,人人都知道黄少天的身份——那可是叶修心尖儿上的人,叶官人的人,便是谁也碰不得的,单是每日好吃好喝的贡上,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连戏台子也上不去了,黄少天这样想着,往嘴里塞了一个桃花酥。

精致的糕点若换了寻常人家,便是看了一眼就舍不得吃下去的,浅粉色的酥皮配上点点深红的修饰,温柔的要将人揉碎。但是食物终归是食物,看在黄少天眼中只有好吃不好吃之分,管他藕粉桂花糖糕还是糖蒸酥酪......吧唧吧唧吧唧......

叶修来看他的时候,黄少天嘴里正塞得鼓鼓囊囊的,用眼神打了个招呼。

清茶下肚,他满足地抹了一把嘴。眼睛清亮清亮的,什么时候都很好看。尤其是做|爱的时候,流露出的享受与渴求就像催情剂般撩拨心弦。

叶修爱惨了这样的黄少天,原来是,现在更甚,比起曾经过家家般的恋爱方式,还是坦诚相见更加具有诱惑人心的力量。

“漱口。”叶修摸着怀中的玉佩,抬手唤来了下人。黄少天不悦的撇了撇嘴,察觉到叶修的意图,却不得不服从他的命令。浅碧色的茶水浮着几根茶叶,成色上好。

“拐弯抹角的,可不像你啊!”黄少天凑了过来,坐在叶修的大腿上,后者揽着他的腰,一脸的清心寡欲,“真会装......叶官人——今儿个怎么得空来看我了呀。”

一声叶官人像是戳到了叶修的心窝,身体一阵酥麻的电流自脊椎漫向全身。

“好久没让小野猫抓伤过了,有点想念。”

话毕,叶修横抱了人儿,碍人的纱帐掀开在一旁。黄少天被扔在床上的时候有一阵眩晕,紧接着叶修就贴着他的身体缓缓压了上来。

“好好取悦我吧,黄少天。”甜腻的低语,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纯洁的小车#


“疼么?”叶修撑起身体,指尖游走过黄少天的腰间。

“嗯......疼......舒服......夫君——”他转过身,双臂搂上了叶修的脖颈,在对方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你钟情于我,我奉献于你。



[TBC]

顺便给自己的另一篇all黄文打广告。来戳首页,爱你们。

评论(19)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