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Seventh#

First# Second# Third# Forth# Fifth# Sixth#

——爬上别的男人的床,到底还有什么尊严可循。


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自己被叶修丢在床上,温热的毛巾一点也不走心的在身上胡乱擦抹了一番。黄少天转身拽住叶修的手腕把他拉近,后者略微迟疑后连外套也没脱就躺在了他身边,两只手以床太小没处放为理由揩了不少油。

黄少天没力气和他闹。这一晚上又是爆炸又是什么的,身上的倦意不堪重负,连带着喻文州一起想要抛却又沉甸甸的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叶修冷不丁的在他腰间捏了一把。“乱动什么。睡觉。”

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撒在屋内,酸痛的感觉席卷而来将自己包围,黄少天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用手肘撑起身体却被站身后的叶修结结实实吓了个不轻。

“我去......?你怎么在这儿啊?!”他倒吸一口冷气,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着急开口抱怨叶修的各种不是。

叶修一言不发,阴沉着脸的样子有点可怕。

“黄少天。”

“怎,怎么了?”黄少天往床角缩了缩身子,隐约觉得不对劲。

“你昨天把我踹下床了。”他起身单膝跪在榻边,凑近努力憋着不笑导致表情十分扭曲的黄少天,似乎在寻求对方的答案。

“咳咳......至少我没咬你对吧。我昨天可是没吃晚饭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也是。”叶修搂过他瘦窄的肩膀,鼻尖轻轻蹭过耳畔敏感的软肉,“今天晚上就给你‘咬’的机会。”

黄少天抄起一个枕头扔在叶修头上,十分麻利的跳下床留给对方一个洒脱的背影。

说无所谓是假的。不堪重负的压力驱使下偷偷反锁了浴室门,弯下腰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冷水打湿了头发,寒意直冲大脑神经从脊椎处四散至全身。这种麻痹大脑的方式大概是最好的精神救济。就像吃了一口巧克力味儿的屎,再抬头的时候,镜中的自己还是哭的不成样子。

眼睛肿的和水蜜桃一样,双眼皮差一点飞到眉毛上。瞧着自己这副模样又忍不住笑出声,这么丑似乎还是第一次?而叶修那么聪明又怎会猜不到自己的心思。一点点擦拭干净头发上的水滴,黄少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胸腔中石头般的疙瘩似乎才有所舒展。

“可算是出来了。”推开门的时候,叶修正靠在墙上夹着一支烟,语气中尽是漫不经心。“呃......”“再不出来哥都要给你憋死了。”对方甩手带上门时,嘴角有一丝的无奈的笑意被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

他愣了愣,随即跑回自己的房间,像是抑制不住内心的五味杂陈,一拳狠狠地砸在门板上。沉闷的响声回荡在寂静的屋子里,同时带来了钻心般的疼痛,眼泪再次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脆弱的神经只差最后一根稻草就濒临崩溃。

再一次的,被别人所救赎。

他痛恨怜悯。曾经信誓旦旦说着那不过是给予失败者的,一文不值的玩意儿。可事与愿违,如今回过头来,他最该痛恨的是那个一次次被他人拯救的自己。

无论是叶修,还是喻文州。可笑的是,毫无能力的自己竟然在要求他人的真诚以待。

爬上别的男人的床,到底还有什么尊严可循。

门外一串脚步声朝他逼近,随即是门板被叩响的“咚咚”声。“我说少天大大,闹小情绪也要有个限度吧,没有职业道德可不行哦。”叶修不咸不淡地说着,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戳到了黄少天的心头。“跟着我好好干吧。”

开什么玩笑。又是小野猫被善良的主人捡回家的戏码吗?

这回我可不依了啊。

“叶修,”黄少天推开门,眼底灼灼的光同先前截然不同,“邀请咱们去宴会的那个人叫王杰希,和你有仇对吧。

“这个任务,请务必让我来完成。”

他摸了摸鼻子,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眼睛,挑衅的意味毫不掩饰,又有些许的骄傲暴露无遗。


[TBC]

下周分班考试,心态极差的lo主简直要爆炸了做梦都梦见自己考不好......这章是过渡章写的不好请多担待,考完试继续填坑,爱你们。

下一章正式进入王黄线和周黄线。

评论(5)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