れいじ碗里的炸鸡块

[All黄]-瘾- Eighth#

First# Second# Third# Forth# Fifth# Sixth# Seventh#

——如果只是以利益作为纽带,我想我们的羁绊到这里刚刚好。


黄少天一直以为,再聪明的人在感情上也是个白痴,后来才发现,真正白痴的人是他自己。或者说,一切都只是在自作多情。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童话是真,善,美的,于落魄之际被人收留,再冷血的人也不会古井不波。情感的产生可以分很多种,不管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都自有它的道理在,黄少天深信不疑,而喻文州也是。凭什么说自己的付出没有回报?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总是可以说得理所应当。看着愈走愈远的人,喻文州终究是没有伸出手。他没有把握,也赌不起。等待或许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它带来的结果也是极端残酷的。


“少天,早点休息吧。”

喻文州看着吊在竹竿上的黄少天,近乎肉体摧残的训练被他做的像玩儿一样。月朗星稀,破旧的大楼投下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二人,紧绷的腹部线条一览无余,汗津津的身体泛着水光。

“咦?文州呀!你还没睡呀难道你是夜猫子吗哈哈哈,我晚饭吃多了这不是出来消消食——”重力作用下的刘海凌乱地散在空气中,脖颈的弧度在此刻一览无余,喉结上下翻滚着吸引了视线,喻文州不慌不忙的走近,捏了捏对方尖尖的下巴。

“少天的脾胃不好,这么晚小心受凉。”

“知道啦——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呀?”黄少天翻身跃下,大脑因缺氧险些滑倒,喻文州及时揽住了他的腰。“那是因为对方是你。”低语总是带有蛊惑的沙哑,黄少天愣了一愣,反而极其自然的靠在对方的怀里。

患难与共,大概一切带有生死意味的感情就会无比崇高。这是不为人知的角落,游离于法度之外的禁地,便也不存在什么亵渎,或者是所谓的卑劣。同性的恋情不被世人所认可,原本以为这种感情是超过一切的存在。


这是一个小车


那回忆恍如隔世,在暴风雨中长厢厮守不过是妄想。

曾经我也想过,不再做这有一日每一日的行当,干脆直接卷了钱跑到国外。带上你一起,想去哪里去哪里。

乌斯怀亚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就在那里定居。

你笑的很开心,满身是汗就扑上来在我的颈窝间蹭个不停。夏日的午后最是令气氛暧昧而粘腻,唇齿相依的吻,朝思暮想的柔软占据了心里全部的位置。可惜你的性格注定不会平凡,感情多半是轻的,淡的,渐渐淹没在时间的无涯里。或者说,你与我终究走不上相同的道路。

暴雨雷鸣在头顶炸响,狂风席卷着脆弱不堪的神经,人如同纸片一般弱不禁风——不如说,心死了,又有什么念想?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凄哀,彩灯辉煌的酒吧一如既往的狂欢着,雨伞摇摇曳曳,使得那灯光明灭不定。

“他死了,在爆炸中死了。”叶修这样说着,声音轻而飘渺,宛如唇间的烟雾氤氲在空气中,被大雨洗刷了痕迹。

短暂的眩晕并不会影响什么,他心如明镜。喻文州有喻文州的处事方式,“再见。”他笑着离开了,眼底的悲哀被隐藏在夜的死角中。

那游刃有余的样子被车内的黄少天尽收眼底。

再见。黄少天开口,嗓子灼热而干燥。这一次,小野猫不再服从,他收起了所谓的儿女情长,抛下了自认为一文不值的东西。

如果只是以利益作为纽带,我想我们的羁绊到这里刚刚好。


叶修没有阻拦黄少天,从对方的眼中,他看到了很多与初见时不同的东西。

“黄少天,你太不乖了。”他吐出一口烟雾,伸了个懒腰。

“不喜欢算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从副驾驶座上缠到了叶修身上,颇为任性的把自己送上前去狠狠咬了一口。嘴唇有点干,差喻文州差远了。他这样想着,然后着实被烟味呛的喘不过气来,泪流满面还不服输的样子真不像个成年人。

“咳咳咳......我去......你,戒烟!”

“好啊。”叶修冷不丁地回答着,望着夜里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没再说话。

黄少天愣了愣,屈膝缩在座位上,把脸埋进臂弯间刻意隐藏了情绪的流露。

“好冷啊。”他笑着说,喉咙带了一丝哽咽。

一切都结束了,除了我们不再是当时的样子。

“哭了?啧啧啧。”

“开玩笑,我是谁呀。”

“也是,少天大大最坚强了。”

黄少天走的时候,叶修抱了他。宽大的手掌摩挲过蝴蝶骨和肩头,炽热的气息吐在耳畔。

“热死了。”黄少天一把推开了他。

“我也觉得。没洗澡吧,臭死了。”

“滚滚滚!”目光交融,谁也没许下再次相见的诺言。


怎么说杀手作为自己谋生的行当,还是要有一些职业精神的。王杰希,男,23岁,医生。

脏活儿揽了无数的制药天才。叶修曾经的合作伙伴。其余人际关系不明。没有固定搭档或者利益方。

黄少天不知道这位比自己大五岁的成年男性会是怎样一幅德行,在暗中潜入前他选择了先发制人。医院坐落在接近郊区的地方,就诊的大部分是社会底层的群众,也是最好的实验品。

“王大夫!王大夫!”衣着邋遢的病人闯入了房间,隐约可见是一张好看的脸,甚至有未脱去的稚气。

“快救救我!我有心病!”

个儿高腿长屁股翘,王杰希摘下了金丝框眼镜,微眯着双眼,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着什么。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明晃晃的匕首在袖间藏匿着光芒。



[TBC]


谢谢你们安慰我,大概要打起精神好好考试了。

毕竟我是才华横溢的美少女啊,你以为呢。

评论(15)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