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Tenth#

Ninth#
链接太长懒得放了,就放前文吧。下一章是超长王黄车。

今天撸完的一万字叶黄肉让我有点肾虚。这一章只写了1200字,不过总算把情节接起来了。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王杰希还睡得死死的。黄少天想干脆现在抽出匕首一抹脖子了事儿得了。

但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机会主义者放弃了机会,伟大的成就。王杰希翻了个身,腿一伸杵在了黄少天腰上。

他早就醒了,伸了个懒腰,旁若无人地走进了卫生间。全然一副“我们早就在一起过日子”的感觉。黄少天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他没睡好,一晚上提心吊胆怕被王杰希踹下去。

最后呢?人家睡眠质量高的很,基本上从窗户上扔下去也没感觉。

黄少天后悔来这儿了,这他妈都什么操作,医生不像医生,杀手不像杀手,堂而皇之的打着给自己看病的名号和自己挤了一晚上,最后受累的只是自己。

还不如回去和叶修打架呢。

卫生间内抽水的声音轰鸣了一阵,王杰希精神焕发地走了出来,又戴上了他那副金丝框眼镜。不是黄少天说,要不是他的身份早就打探清楚,论谁都会被那斯文的外表所迷惑。

早饭是豆汁和馒头。

馒头刚出锅,白白胖胖散发着热气。精道的馒头皮下,松软的口感直戳心。黄少天叼了一个吃的津津有味儿,顺手拿起豆汁吸了一大口——

“我靠这什么玩意儿啊真恶心我去!!!”

王杰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豆汁。”然后端起自己那杯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黄少天看的目瞪口呆,心中全是崇拜和恐惧。“你,你那杯是豆汁吗?不会是我的放坏了吧?”

“你自己喝。”王杰希把他的杯子推了过来,一心一意地啃自己的馒头。

黄少天直勾勾地盯着他,半信半疑地凑在嘴边抿了一小口。

呸,一个味儿。他有点反胃,捂着嘴把杯子推了回去。

王杰希看着他窘迫的样子,依旧保持着冷静的神色。从王杰希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黄少天暗自思索着,只剩那双不对称的眼睛有点活力。

关于自己的身份有没有暴露,黄少天一直持有保留意见。行事不谨慎下一秒就可能丧命,况且王杰希是个医生,再加上和脏活儿联系不少,万一用毒药把自己给毒死了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所以一定不要和他进行各方面的接触。

黄少天一边惊叹着自己的智慧,一边嚼着馒头。

等等,接触?

刚才喝他的豆汁不就是接触?

黄少天内心一阵惊慌。

万一王杰希嘴上有毒怎么办?

话分两头,叶修那边也遇上了不小的事儿,喻文州拿着一张照片直接踹开了兴欣的大门。

“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声音冷冷的,把照片拍在叶修的桌子上。事情闹大了,无巧不成拙,正是叶修送走黄少天时,搂着他腰的亲密样子。

拍照技术很棒,光影配合可以给满分,叶修这样想着,右手抚上了枪托。

“好好谈谈吧,叶修。”喻文州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您是前辈。”

“不过少天是我的人。”他目光灼灼,根本不是喻文州应有的样子。

叶修知道,时间不多了。

[TBC]

评论(11)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