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Eleventh#

Tenth#终于可以上王黄车了。下一章又得打打杀杀。


黄少天得到消息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吃完早饭去工作了。

晚上接应。只有这四个字,严肃的意味不言而喻,倒不像是叶修的风格。黄少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冥冥之中觉得自己应当听从。

到底怎么了?明晃晃的匕首在逆光中折射着耀眼的光芒,不加修饰的刀柄,粗糙的纹路几乎被磨的光滑。

叶修看着抵上自己胸口的枪管,顷刻间刀刃出鞘,金属碰撞的火花璀璨夺目。


夜幕降临,王杰希却没有来自己的房间。刘小别说王大夫有事儿就不过来了,盯着他喝下了清寡的米汤,还警告自己乖乖在房间呆着不要整出什么幺蛾子。黄少天爽快地应下,在对方转身出门后从床底下掏出了一身护士服飞快换上,腰部紧绷绷的呼吸起来有些困难。

尤其是一步裙更是限制了活动,天知道这衣服是谁设计的,如果不是为了掩人耳目,他黄少天还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窗户打开时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黄少天麻利地探出身子,这回没有人会把他抓个现行。

“小别同志还是太年轻了。有机会要给他好好的上一课。”黄少天趴在墙壁上压低身子,口中叼了匕首踩着外侧细窄的落足点向旁边的窗户移动。如果没记错的话,不,肯定没记错,这扇窗户内是一个手术室。屋子向来不上锁,从那儿出去就可以顺着走廊找到王杰希工作的地方。

与其一刀子了事儿不如留条命带回去。黄少天对自己的刀法很有信心,又何况这是证明自己的任务。窗户锁风吹日晒早就陈旧的没有任何抵抗力,用了巧劲儿轻松破坏掉,他翻身重新踏回到地面上。

手术室黑漆漆一片,隐约可见月色下刀刃银白色的反光。黄少天半跪在地面上待四周安静下来,才警觉地挪到门口,压着手腕转动了一下把手。

咔嗒。

咔嗒。

冷汗从身上冒出,门是反锁着的,把手在旋转了一半的时候被死死的卡在了原处。起初还不相信,等到确认自己的狗屎命运后,黄少天已经决定重新回到自己的病房再做打算。天无绝人之路,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也不能耽误了时间。

回头的一刹那,他看到在月光的模糊中,窗户前有一个人影覆上了夜色的甸甸深黑。黄少天意识到,事情已经往极端的负面发展了。

从身形可以辨认出,那人是王杰希无误。

他在黄少天警觉的目光中走到了手术台前,顶灯亮起的一瞬间晃的眼睛疼,刺眼的白色灯光下,王杰希的身子隐匿的黑暗中,唯有风衣盛大的浮世绘内衬毫不顾忌地暴露在目光下。黄少天紧紧攥着匕首,浑身肌肉紧绷着,而王杰希扣着扳机的右手让他不得不考虑贸然发动进攻会不会得不偿失。

然而他放下了枪,放在了手术台旁的桌子上。

黄少天愣了一下,甚至没能思考这个动作的用意,双腿已经迈离了原地,匕首直直刺向王杰希的要害。

完成任务,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黄少天咬了咬牙,不再考虑更多的东西。

身体在临近时突然卸了力,手指像不属于自己似的,甚至握不住多年使用的匕首。子弹来不及上膛,下一秒居然整个人倒在了王杰希的怀里。

喉咙中仿佛堵了一块大石头,身体无故燥热了起来。

“时间到了。”王杰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药效不错。”

黄少天紧咬着自己的下唇,身体的无力感席卷而来,伴随的还有令人心惊肉跳的欲望。他攥着拳头想要挣脱王杰希的臂膀,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放弃。

他甚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被放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吃力地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恶狠狠地盯着王杰希。“你到底要干什么?”

黑洞洞的枪口没有对着黄少天,王杰希似乎没有一点要杀他的意思,手枪躺在旁边的圆桌上,失去了操纵者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更值得一看的也许是他现在的样子。胯间在药物作用下顶起来的小帐篷格外明显,黄少天极力避免王杰希的目光落在那里,偏偏对方把他浑身上下看了个遍。

“怎么?难道你喜欢男人吗?”黄少天吐出一口热气,粗重的喘息声难以抑制,语气却颇具挑衅的意味。“你难道......”

“我很好奇,”王杰希开口,右手抚上了他的胸前,“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和男人睡。”指尖挑开了扣子,露出了胸口大片的皮肤,白皙得泛着水光。

“这样会获得强烈的快感吗?”

“从医学上来说,似乎也很合理——不过,”王杰希俯下身,咬住了一粒粉嫩的果实,换来黄少天的一声呜咽。

“任务失败了,乖孩子。”王杰希一条腿跪在手术台边扯开了衣领,“自己脱。”

黄少天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手术刀抵在下颚,浑身乏力不知被下了什么药。

“过家家的游戏到此结束。你可真浪。”护士服特有的一步裙紧裹着浑圆的臀部,刻意被留在腰际的单衣下是若隐若现的腰线。

“那又怎样?至少你对我硬了。”黄少天直勾勾的盯着王杰希的眼神中尽是挑衅,“我说的对吗?王医生。”


王黄!王黄!王黄!


黄少天吃力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宣泄过后更多的是疲倦,困意从身席卷而来将他包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王杰希站在一旁,盯着黄少天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的黄少天,什么也做不到。

远处有汽车的汽笛声传来,起初二人并不在意,等到愈来越近的时候才发现目的地居然是在这里。深夜造访必定来者不善,王杰希拾起桌上的手枪,楼道内的一片嘈杂,东西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

直觉告诉黄少天,叶修来了。轰鸣声响起,地面低沉地开始震动,药效在刚才云雨之后已经过劲儿,即便双腿依旧无力,求生的欲望总会驱使人去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滚滚烟雾伴随着爆鸣声响彻了这个寂静的郊外。医院的大楼岌岌可危。

“少天!”喻文州率先撞开了手术室的门,对上的是王杰希黑洞洞的枪口。黄少天捡起地上的匕首,裹着王杰希的衣服翻身从窗户上跃了下去。

他怎么会来。

身体狠狠的跌在草坪上,坚硬的石头在脊背上,腰上划破了一道道伤口,鲜血汨汨地浸透了衣物。

真疼啊。



[TBC]

评论(10)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