れいじ碗里的炸鸡块

[All黄]-瘾- Twelfth#

Eleventh#开始周黄线。

他是谁的情人。


“王大夫?”喻文州诧异,下一秒子弹擦着自己的脖颈带来一阵火辣辣的痛,一摸,血汨汨的从指缝间染透了衣领。

“先生来意不善,若不是昔日的合作伙伴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他食指紧扣着扳机,这次瞄准了喻文州的眉心。

“你做了什么?”喻文州攥紧了拳头,眼底的神色不再温和,“少天呢?他去哪儿了?”

“他是你的情人吗?”王杰希一把扯下挂在墙上的白大褂披上赤裸的上身,挑了挑眉头,“我怎么听说他是叶修的人。”

“这些事情,王大夫就不要多管了吧。”心头沉沉的像一个扎破了的水气球,有什么抓不住的东西在不停地往外冒。喻文州咬了咬下唇,重新握紧了上膛的手枪,黑亮的枪管在顶灯下泛着光亮。

“你们的爱恨纠葛与我无关,我行事向来全凭喜好。”

“不过喻先生,这医院可不是你说炸就能炸的。”

王杰希的目光向喻文州的身后流转,刘小别的枪口正抵上他的后心。匕首在空中划出凌厉的弧线,柔嫩的脖颈是最致命的要害。

王杰希抬手,子弹上膛,再也不是手下留情。


“都停一停啊,这么打下去哥可不依了!”

叶修赶到的时候几个人正打的不可开交。一对二处于劣势的明显是喻文州,但后者反而愈战愈勇,很好的牵制住了两个人,身上大伤小伤数不胜数,嘴角的血迹被一把抹开在脸颊上留下了淡淡的红痕。一时间空气宛如凝固,各方难以言喻的关系昭示着更加混乱的局面。

王杰希皱了皱眉,回头时喻文州和他擦肩而过,毫不犹豫地从窗户口一跃而下。三楼说高不高摔不死人,筋骨却受不了这样的冲撞。风呼啸着擦过耳畔,黑漆漆的还来不及看清环境整个人就贴上了地面,胸腔中涌起的热流席卷而来,冲撞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却毫不顾忌地起身,天冷似琉璃,地静若止水,没有一点点熟悉的痕迹。

狼狈的模样向来不属于喻文州,包括无声的泪水。甜腻的血腥气充斥在口腔间泛着一阵恶心,然而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远方的地平线融化在天空与大地之间,泛出淡淡的乳白色的光。

整个世界的色调瞬息万变,在宁静之中,藏匿的还有一闪即逝的爱与情。

叶修啧了一声,摇摇欲坠的大楼让他不得不专心于眼前的危机。


黄少天跑了很久,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与其说跑,一步步艰难的简直能把舌头咬出血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等到失去力气彻底昏倒的时候,是在一处阴暗的巷子。

刺痛从浑身各处传来,药效已经彻底过了劲儿,被侵犯的画面无可阻拦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放。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胸口闷闷的只能通过大喘气来换取新鲜的空气,喉咙没有水的滋润仿佛要着起火来。这么一倒下再想起来就难的多,昏昏沉沉伴随着倦意,黄少天半眯着眼睛,黎明前的寒意包围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他却只能裹着不合身的宽大外套来抵御一阵阵寒风。

流动的血液凝固在皮开肉绽的地方,律动的脉搏输送着生命的气息。无助的黄少天又变成了那只小野猫,在无尽的黑夜中寻找着光明。

直到他的出现,戏剧性的光影又一次打在自己的身上,那一刻无穷无尽的虚无全部聚集而来将那个身影衬托至世界的顶端,伟岸的就像一个天神。

那是一张好看的脸,刘海斜斜的贴在饱满的额头上,黑色的瞳孔读不出感情。这么好看的人将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黄少天警觉地睁开眼睛。

是周泽楷。

他张了张嘴,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周泽楷,好巧啊。”

“嗯。”对方长臂一揽人已被横抱在怀中。黄少天闭上眼睛,任由对方抱着自己走进了并不陌生的后门。


那一年,与过去或者未来并无差别。

那是最黑暗的天堂,无声的沦陷将人的距离由零减到负。

酒精将二人吸引,最是误以为沦陷天国。当舞池成了狂欢的焦点,吧台处的绵绵情意揉碎在空气中覆上了甸甸深黑。昂贵的方向萦绕在鼻尖,霓虹彩灯明灭不定地闪烁着光芒。

那似乎也是一种浪漫,即便主角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与及冠之年的少年。周泽楷搂着黄少天的瘦窄的肩膀,抬起他的下巴。目光交融,那一刻的眼中只有彼此。

“可以吻你吗?”他直勾勾地盯着怀中人儿浅棕色的瞳孔。

“如果吻得好的话,”黄少天歪了歪头,“我想可以。”

下一秒,舌尖霸道地撬开牙关,防守沦陷。

和周泽楷搞上床完全在黄少天的意料之外,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小脸儿惨白地迈入了新世界的大门。可惜平时再温柔的男人在xing爱中都免不了原形毕露,征服与占有的欲望伴随着甜腻的情话,通往心灵的窗口其实在双腿之间。

那一年,黄少天十六岁。



[TBC]

下一章周黄回忆杀。正式进入周黄线。


评论(12)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