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Thirteenth#

Twelfth#一次纯情的恋爱


那时黄少天刚到一家酒吧工作,多半是给人端茶倒水的活儿。

小明星的眼角漫上了一抹绯红,细声细气地蜷缩在男人的怀中,仰起脖颈用嘴接下对方渡过来的一口酒。宽厚的手掌在腰间四处游走,换来的是刻意的哼哼声,软软的正是撩拨心弦的尺度。

圈子这么大,干什么的没有。男人是一位导演,小明星是他的小情人,四周起哄的基本上是同僚。黄少天皱着眉头站在包厢外,西服小背心的扣子绷的他直喘粗气。

“靠靠靠这些娱乐圈的都要干什么啊一个个卿卿我我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知道害臊吗?”他端着托盘,Imperial香槟实打实的厚重玻璃瓶身压得他手腕发酸,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的折磨,黄少天转身进了包厢。

“您好,Imperial香槟,需要打开吗?”低矮的茶几需要半跪着才能将托盘置于桌子边缘处,黄少天蹲下身去,抬头询问时对上了导演色眯眯的目光。他故作游刃有余的样子,从口袋中拿出了金属起子。这位大金主却制止了打开瓶塞的动作,右手暧昧地搭上了他的手背,吓得黄少天打了一个激灵。

“你是这里的服务生吗?”

“是的。”黄少天起身,放下起子向后退了一步。

“多大了?”

“额......十六岁。”

“十六岁呀。”导演托着下巴,眼角的鱼尾纹快要堆在耳根子上。他晃了晃大拇指上的大金戒指朝朝黄少天招了招手。“过来。”

黄少天咽了一口唾沫,警觉地看着对方。

“老板~十六岁的小白脸儿,您这是干嘛呀~”小明星突然开口,整个人缠在了导演身上,右手的指尖不经意地在对方胯下扫过,“今天晚上......”

“闭嘴。”导演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抄起身旁一瓶刚刚开启的红酒,掐着小明星的后颈就把瓶口塞进了对方口中。涂了唇蜜的唇瓣来不及包裹瓶口,殷红的酒滴顺着嘴角流了一脖子,洁白的衬衫领口浸透了迷醉的味道。

墨绿的玻璃瓶内酒面摇晃着下降,小明星的喉结上下翻滚着,双手不知所措地拽着怀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衣角。长长的瓶颈直往喉咙深处捣,白玉粒儿似的牙齿狠狠地碰撞着管状的玻璃。到后来就不算是喝酒,几乎全数从口中溢上了衣服,近乎透明的布料下的腹部线条若隐若现。

黄少天愣的一动不敢动,僵直着身体看完了这场作给他的秀。

“陈导看上了呀,真有福这小子。”

“瞧这小模样,肯定没开过苞吧。”

“哈哈哈哈,你们再这么说冯老板可是要生气了啊!咱们可别打扰了人家的雅兴!”

“哎呦喂,不是我说啊,这白嫩模样啊......”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压着嗓音,“看的我都硬了。”

露骨的话仿佛刻意要让黄少天听见,脸颊也就抑制不住地漫上了一片绯红,回头就对上了男人眯着眼睛的神情。说到这个份儿上,谁也知道要干什么,同性之间的欢好在这种条件下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紧咬着下唇,那位陈导厌恶地甩掉缩在自己怀中惺惺作态的小明星,扯下了浸满红酒的领带。

托盘还恭恭敬敬地端在手中,脊背如刀背般笔直,唯一可见的是颤抖个不停的肩头。男人勾着嘴角走到黄少天面前,将散发着浓浓酒香的暗红色领带蒙上了他的眼睛,抬手捂上了他的耳朵。

那是一双刚刚摸过别的男人的手,想到这时胃里泛上一阵酸水,还未思考清楚后果,托盘已经凭着直觉甩了出去。黄少天扯下蒙着眼睛的领带,身体靠着墙上恶狠狠地盯着捂着额头的男人。

“操你妈。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陈老板,没事儿吧!”小明星从沙发上蹦起来挽着男人的胳膊,不屑的目光从黄少天身上扫过。

“滚!”反手一巴掌在白嫩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的红痕,小明星吓得说不出话,哆哆嗦嗦地退到了后面。

“挺有骨气呀。”男人抹了一把鼻子,走上前去按住了黄少天的身体,胯下的东西抵在他的腹部,“老子今天就是强了你,也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陈老板真是个枭雄呀!”不知哪个人带头起哄,场面变得像一台戏,男人咧着嘴肆无忌惮地笑着,拽着黄少天的胳膊走到包厢中央,像是宣扬自己的所有权。

细碎的刘海挡在眼前,黄少天紧咬着牙,瞄见了桌子上的空酒瓶。那位陈老板耍尽了风头,从口袋中抽出一叠红票子甩在了空中,稀稀拉拉落在众人身上。

“从今天起,老子包定你......”男人回头,一个酒瓶正高高的朝自己的脑袋砸下,剩下的半句话被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包括恶心的笑容也定格在了脸上。

瓶子本该狠狠撞碎在致命的后脑勺,黄少天甚至在那一刻想好了自己被私了的悲惨结局。他没有想过要杀人,但他不得已做出了这个决定。

嗯?

“别动。”

“你......周,周老板?”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悬在面前的瓶子被一只手接住。

“陈老板别生气,黄少天是这边刚来的服务生,您多担待着点。”另一名男子接下了周泽楷手中的酒瓶笑了笑,“您何必和他过不去。”

“我叫江波涛,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不麻烦的。”

陈老板皱了皱眉,悻悻地坐回沙发上,黄少天捡起地上的托盘先一步溜了出去。

别看周老板刚刚成年平时不怎么出面说话,真办起事儿来那个狠劲儿呀......周围人交头接耳讨论着,被陈老板一嗓子吼的声儿也不敢吱了。


“谢,谢谢你......”黄少天躲在门后,周泽楷一出门就看到了他,“对不起......我是不是打疼你了呀......”

“没事。”周泽楷走在前面,黄少天就紧紧地跟在后面。

“老板,你不会解雇我吧!”他突然快走两步挡在周泽楷面前,抿着嘴像是在质问一般。

“额。”周泽楷愣了一下,显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小朋友?

“小周不会解雇你的,不用怕,以后不要上二楼就好。”江波涛在一旁笑嘻嘻地解释道,才让黄少天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

“你叫我什么?”周泽楷突然发问,盯着黄少天浅棕色的眸子。

“老板......不对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要。”

“周泽楷就好。”


[TBC]




评论(16)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