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Fourteenth#

Thirteenth#快完结啦。


黄少天就这么跟在周泽楷身后,托盘上空无一物却恭恭敬敬地端着。这孩子不会是吓傻了吧,江波涛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弹了一下黄少天的脑门儿。

“跟着我们干什么呢?”

“啊?我,我......”黄少天张了张嘴连发了几个音节,拽上了周泽楷的袖子,“我要跟着周泽楷!”

江波涛失笑,叫周泽楷叫这么顺口的人他还是第一个。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让他跟着我吧。”

周泽楷任由黄少天拽着他的袖口往里屋去了。

夜里总是不得安宁,送走一波又一波的客人,黄少天一个人呆在屋内不敢出去。屋子的布置与外面的风格截然不同,这位周老板的脾性大概是很难揣摩的。他这样想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反正周泽楷现在也不在,自己在这儿躺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

酒吧的喧闹声渐渐远去,经历了刚才的一场风波,倦意从身体各处席卷而来。眼皮沉沉的开始打架,床单淡淡的薰衣草香最是使人放下劳累的神经。暖橙色的灯光并不刺眼,黄少天连自己多会儿睡着的都没有印象,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身旁躺着一个人。

身上紧绷绷的侍者服换成了薄薄的睡袍,比自己的身材宽出去不止一个码。黄少天起身坐在枕头上,大概是刚刚醒来意识模糊,双腿毫无形象地岔开在床上,宽松地睡袍便滑落,露出了大半边肩膀。

???!!!他手忙脚乱地拽起睡袍紧紧地裹在了身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意识到身旁的周泽楷还在会周公。

或者说,他就这么和周泽楷睡了一晚上。脸颊莫名其妙的烧了到了耳根子上,手心紧张的出了冷汗。周泽楷突然间转身搂上了他的腰。

“别走......”


别走。黄少天惊醒时已是傍晚,窗外的火烧云占据了大半个天空,边缘处的绯红与天边的一抹幽蓝重合,渲染出耀眼的紫红色。最是璀璨的金光却隐匿的底部,像是在挣扎着嘶吼。

伤口还脆弱的很。黄少天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重新躺回在床上,思考起事情的前因后果。

自己被喻文州派到叶修那里,又去刺杀王杰希......后来失败了,跑到了这里,见到了周泽楷。语言的描述太过单薄,可事情的发展偏偏就是这样。黄少天苦笑着,嘴唇干裂没有一点血色。

他的人生就是无数个被动。被喻文州拯救,被叶修拯救,再到现在,就是被周泽楷拯救。又何况周泽楷还不是第一次拯救他,这种事情说出去大概要被好好嘲笑一番吧?明明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了,却还要活在他人的屏障下。

身后传来的一阵刺痛再次勾起无尽的回忆。黄少天忍住腰上伤口撕裂的痛,艰难的转身将头埋在松软的枕头中。

锁芯咔嗒的转动声从身后传来,黄少天警觉地回头,对上的是周泽楷读不出感情的眼神。漆黑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直到走进,那张好看的脸在自己的视角中放大。黄少天挪了挪身子,周泽楷在他的身旁坐下。

“谢谢你救我......”黄少天先一步开口,他也不指望周泽楷和他说什么。

“没事。”

令人窒息的宁静,压抑的黄少天喘不过气来。

“你......”话未毕,一双有力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际。周泽楷俯下身抱住了他,额头枕在他的胸前。

“回来了。”像是疑问句,又像是肯定句,黄少天顿了顿,终究选择了沉默。

“为什么要走?”周泽楷撑在他的身体上方,微微蹙起眉头。

“我不喜欢我们的那种关系......而且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活的很好嘛!”

“骗人。”周泽楷再次俯下身,吻上了那双朝思暮想的唇。干裂的嘴唇接受着柔软舌头的抚慰,黄少天愣了愣,推开了禁锢着自己身体的人。

“反正说什么你也不会懂!我要去洗个澡!”他咬着牙撑起身体,强忍着刺痛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浴室,淋浴头洒下的温热拍打在身上,黄少天站在浴缸内,刘海被打湿贴在了额角。

几日来的疲累让神经不堪重负,包括身后被侵犯所带来的痛苦一言难尽。

蒸蒸水汽萦绕着身体攀援而上,说什么“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这样好听话,明明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朦胧中无意回头,周泽楷已然未经同意走近了浴室。


“小周?——别......哈啊......!”双手被禁锢于池壁上,xing器因用了巧劲儿的揉捏而迅速充血胀大。腰上刚刚结痂的伤口又受力裂开,二次伤害所带来的疼痛不比穿肠穿肚好到哪儿去。周泽楷俯下身,亲吻着腰间展开的血色。

“还疼?”

疼,特别疼,又夹杂了一丝酥麻。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有些迷恋被舔吻的触感。

“留下来。”那张好看的脸在视角中放大,在耳畔甜腻的低语着。

像命令,又像祈求。


[TBC]

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卡肉。

好啦好啦。

下章再飙车。

评论(1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