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芩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All黄]-瘾- Sixteenth# (完结)

Fifteenth#看tag知结局。


叶修摆脱了喻文州王杰希二人的修罗场时,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绽放着血色。

天边闪过几道闪电,夏天的雨说来就来。寂寥的小巷子无人问津,他思忖着,蹲在一处屋檐下。打火机哑了火,几声咯嘣之后就着冒出来的一点儿火星儿,摸向了腰间的烟盒。

空的。烟盒被雨水打湿,透明的塑料薄膜浸透了一大片。叶修愣了愣,当时走的心急,连钱都没装半分。

“诺。”

叶修抬头,身形消瘦的少年脸颊上粘着一块包扎的很丑的纱布,唯有眼底的桀骜不驯一如往常。

“哟,还活着啊!”叶修挑了挑眉,接过了黄少天递过来的烟,“哥不抽这个牌子。”

“爱抽不抽。”黄少天迈了一步,在叶修身旁蹲下。细碎的刘海挡住了漫不经心的眼神,叶修叼着烟,火光倏忽间点亮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边。苍白色的烟雾扭曲着从烟头逸散着,氤氲在瓢泼大雨中被击垮,消散殆尽。

“叶修......”

“爱过。”对方扭头,丝毫不觉得避讳。

“什么玩意儿,有病吧你!”黄少天一脸的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气氛就这么坏了。凹凸不平的地面积攒起一个个小水坑,豆大的雨滴砸在水面上激起一层层的涟漪向四周扩散,黄少天托着下巴,深吸了一口气。

“你有情人吗?”

叶修没有回答,夹着烟不知在看何处。他或许不算是黄少天所见过最帅的,但一定是抽烟最好看的,也不知是何种原因,黄少天会将“风情”这个向来与男人无关的词语和叶修联系起来。又或许,是自己精神压力过大,心态崩溃了吧。

黄少天苦笑,“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怎么?小野猫想和我过一辈子了?”叶修掐了烟,站起身整了整衣服。

“不。”黄少天也随即起身,拖着疲惫的步伐独自走开,“爬上别的男人的床。”

“我想我没有资格。”

最后一抹声音消散在空气中,激扰不出一丝心弦荡漾。


周泽楷下去见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同样在场。

“少天在你这儿。”声音疲惫而沙哑,周泽楷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走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在王杰希警觉的目光下离开了。

“周老板,上次的生意,还要继续谈吗?”

“解约吧。”周泽楷转身离去。

王杰希摘下金丝框眼镜放回口袋中,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攥紧的拳头最终放开。他离开的时候大雨已经有停的趋势,况且医院的大楼还要修整,这群疯子向来不承认自己的烂摊子。

喻文州站在市中心的喷泉旁,水渍在雨过天晴的阳光下渐渐缩小,弥散在空气中蒸腾出温热的水汽。人在有些时候就会很奇怪,比如说在感情中。黄少天出现在他的人生中纯属巧合,最终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果真,如果只以利益作为纽带,所谓的羁绊不过如浮云一般触不可及。

喷泉急不可耐的欢呼着喷涌出十几米的水柱,像是庆祝一般染上了愉悦的色彩。细小的水珠落在身上,粘在纤维的绒毛上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行人驻足观望,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融入无边无尽的黑暗,明灭不定的彩灯如旺火般绽放,庸俗不堪的五彩光芒映射着一天的疲惫。

喻文州曾带他来过这里。

晚霞千里之行之后,小商小贩摆着各色各样的地摊。他们走在一起,望着彼此的眼中有着清风般的温柔。

这家的大妈说儿子出息娶上了漂亮媳妇儿,周围人道一声喜;那家的老爷子寿终正寝也算是累积功德,就节一句哀;要是激动着讲什么大新闻,就凑过去故作神秘;谁家不开心了,聚在一块儿也可以骂遍几代祖宗。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穿梭在人群当中,看着他不再是一丝不苟的温柔上司,也会烦恼在大排档排队,也会烦恼被挤的汗流浃背,就不再觉得陌生。

“文州。”

喻文州转头,心中像是塞了一个鼓足气的气球,被无情地扎了针眼,旋转着变得干瘪。这次,是我目送着你离开。

黄少天挠了挠头,抬起的右手悬在半空中挥了两下。

人群喧嚣着有着一哄而散的趋势,雨来的猛,一时间又见瓢泼,打湿的衣服紧裹在身上,城市的夜景蒙上了一层迷蒙。

“再见。”喻文州开口,声音轻而飘渺。

雨还在下。

像过了期的誓言。


列车呼啸着穿梭在行驶过山洞,车厢内昏黄色的灯光将人影映射在玻璃上。昨夜下了一场大雨,今天的列车险些因为地质灾害没能出发。

然后车厢温度骤然上升。

然后乘客转移到其他的车厢。

黄少天撇了撇嘴,心想要不要这么老套啊,都不带改动的。

“哟,小野猫。”

“靠——”黄少天不悦地翻了翻白眼,冲叶修勾了勾手指。

“嘶——”白皙的手腕上,红红的牙印再次被烙在相同的位置。叶修皱了下眉头,长臂一揽人已在怀中。

“这算契约吗?”“咿——”黄少天故作夸张地捂着嘴,“贼自恋啊你。”

“那就勉为其难,算是吧。”



[Fin]


有挺多要唠叨的话的。关于结局等会儿在自己主页写吧。

还有四篇番外,具体内容也一会儿说。

让我咸鱼躺一会儿。[趴]


评论(16)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