れいじ碗里的炸鸡块

[All黄.叶黄] 堕落者 1

昨天的被和谐了,算了我不生气。不开车怎么写文。



叶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黄少天,面色潮|红跪坐在自己的腿间,扭动着腰肢磨蹭着身下的一块软肉。

Brujah的亲王大人这才感到了危机。

空旷的城堡,奢华至极的水晶吊灯抛洒下冷厉的白色光芒,窗外偶有蛇的窸窣声,吐着芯子蜿蜒前行,惊起几只无伤大雅的乌鸦夸张地嘶鸣着逃离。在逆光的模糊中,黄少天接近虔诚地吻上了他的唇瓣。

年轻的身体,华服滑落至腰际,白皙的皮肤柔嫩至极,在酒红色丝绒毯的衬托下甚至泛着水光。他紧紧闭着双眼,睫毛微颤着扫在叶修的脸颊上,舌尖描摹着对方紧闭的唇瓣——肩头也在颤抖。叶修笃定,赌上密党的荣耀,黄少天在害怕。

他抿着嘴唇,神色坦然地坐在王座上,右手甚至还有闲情逸致端着一杯斟好的红酒。叶修打算就这样坐着,任由黄少天蹂|躏他的嘴唇至红肿。

“好冷淡啊。”卯足了劲儿也撬不开那牙关,黄少天微眯着双眼,昂起了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叶修,浅棕色的瞳孔收缩成了危险的针形。

“你应该去睡觉了。”叶修抬手,想要整理他被汗水贴在额头上的细碎的刘海。

“我不!”黄少天颇为任性地一把拍开叶修的手,不悦地撇了撇嘴。

“你不喜欢我吗?亲王大人。”黄少天靠在对方的肩头,眼神中尽是暧昧。

叶修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你这样子,根本就忍不住想和我结合了吧。”黄少天旁若无人地说着,“还是说,你不喜欢我叫你亲王大人?”

“少天,你醉了。”“父亲——”

尾音缓缓上调荡漾出丝丝柔情,一声父亲像是叫进了叶修的心里,胸腔立刻漫上了一片燥热。

叶修起身,慢慢地压住黄少天。

“不要说这样危险的话。”他低语着,声音带着蛊惑的沙哑。

黄少天勾起一丝胜利的笑容,眼底尽是前所未有的骄傲。兽化的痕迹明显,浅棕色的脑袋上多了一副毛茸茸的兽耳,他有点兴奋地抓着红毯,白嫩的脖颈伸长,像是接受初拥的少女。叶修抬手,捏了一下他的耳朵。

“果然是小野猫。”他撑在黄少天的身体上方,摆弄着那对猫耳就像是幼稚的游戏。黄少天怔怔地看着叶修,拽着对方的手往自己的腰腹上摸。

“啧啧啧,”叶修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该给你换个导师了,小小年纪每天想的都是什么?”说完,Brujah的亲王大人不负责任地起身,盛大的风衣内衬流光溢彩,包括转身离开的步伐都拥有着附和气质的决绝。

黄少天用手肘撑起身体,圆圆的瞳孔中表达的感情说不出的复杂。他飞快的伸手想要抢对方手中的酒杯却被更快地钳制。“乖,少儿不宜饮酒——”

“喝你的草莓汁去。”

几句脏话被艰难地碾压过舌面,叶修扛着气急败坏的小家伙,往寝殿的方向去了。

黄少天被无情地反锁在卧房内,以防大晚上再跑出去整出什么事端。月朗星稀,月色透过薄薄的纱帘洒在地面上,粼粼月光冷的就像一块冰。深夜的古堡蒙上一层阴森,树影婆娑,却有着张牙舞爪的狰狞之态。

叶修才不是他的父亲,而是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养父。黄少天嗤笑,这种名义上的道德关系,实际上不堪一击。什么Gangrel族的规矩,什么密党的友好协定,不过是将自己作为苟且羁绊的利益。

说到底,弃子永远只是弃子,只不过也有满盘皆输的能力。黄少天蒙上被子,蜷缩着身体会周公去了。



幽暗的森林向深远处延伸,明媚的秋天再也不是焦土和灰烬。叶修凝望着远方,眼神深邃毫无波澜,却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震慑力量。——“我嗅到了不友好的气息。”他开口,指尖处萦绕着一抹更加不友好的白光。

“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密林深处,一个裹着斗篷的身影从虚无中渐渐浮现,眼底灼灼的光仿佛来自世界的尽头。

“人类的魔法师——Tremere亲王大人。”叶修靠在古树上,一脚蹬上了树枝却丝毫不觉得亵渎,“别来无恙啊。王大眼儿。”

“Brujah的疯子,”王杰希摘下金丝框眼镜,显得不那么斯文,“我知道你。”

魔法的神奇之处就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使用者会怎样怎样打出致命一击——“这一点也不优雅。”叶修暗想着,躲开了一道凌厉的锋刃,王杰希的武器就像是女巫的扫把——那些低等的魔道学者,以此来穿梭在夜空中,只可惜Tremere的亲王大人更喜欢招招毙命。

狠心的魔法师。叶修翻身,躲过凝聚而成的冰焰。古老的青石板染上了一层明媚的光晕,在不那么友好的切磋下像是在彷徨。“哥才算是发现,密党六戒都喂狗吃了。”他挡下烈焰的冲击,望着焦黑扭曲的枝叶暗自叹息。

白蔷薇独到的冷冽香气,最是让人误以为沉沦天国,月色为其覆上了甸甸深黑,转瞬间这些美丽的生灵就化作了干戈。王杰希挑了挑眉,斜倚在扫把上,宽大的斗篷被席卷而来的西风吹的呼啦啦作响,转而化为血红的月色为他镀上了一层不那么优美的轮廓。

“密党六戒第二条,领权。”王杰希开口,如玉玦碰撞般,“我很清楚。”

“只是那Gangrel的私生子,你到底要藏到什么时候。”

[TBC]

评论(2)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