れいじ碗里的炸鸡块

[黄别] 追魂▼ [下]

5.
“喂,小朋友。”

“我叫刘小别好么......”虽然知道这家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儿没放在心上,刘小别还是忍不住想要纠正。

“我说你啊,每天从早到晚的我得有一半儿时间耗在你这儿,看你那剑术也没多大长进,本剑圣可是很忙的啊!再这样的话......”黄少天顿了顿,“即便你是中草堂等的掌权者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刘小别显然愣了一下。“你都知道了啊,关于我的身份.......”“哼,瞧你在中草堂人人恭敬的样子也都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吧!不过话说回来,你可比你们那个什么高英杰强多了,他那文文弱弱的样子啊,要是哪天蓝溪阁和中草堂打起来了指不定躲哪儿去了呢!王大眼儿还偏偏对那小子情有独钟,啧啧,私生子吧!”

这家伙,怎么这么口无遮拦啊......虽然早就习惯了黄少天的性子,当着他的面就王大眼儿王大眼儿的叫......实在是太贴切了啊这个外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小别一改往日的严肃,在黄少天面前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哎~!你这小子原来会笑呀!来再笑一个给哥看看!”黄少天趁机捏了捏毫无防备的刘小别的脸。刘小别嫌弃地拨开他的手,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半分。

两个人并排躺在草坪上,说着闲话逗着趣儿。这个点人人各司其职,到是给这两个逍遥法外的家伙留了一片静谧。

黄少天侧过身,头枕在胳膊上。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刘小别,看他细细的睫毛微微翘起,看他高挺的鼻梁有着温柔的弧度。黑发随意披散着,不亚于任何一个美人。

“你有喜欢的人么?”

“什么?”刘小别诧异。一是因为问题太过直白没有心理准备,二则难得话唠一次只说七个字。

“说嘛说嘛!是不是柳非呢~当之无愧的大美女啊!”

“说什么呢!”刘小别涨红了脸,转过身去背对着黄少天。喜欢?什么是喜欢呢?他也不知道,如果是接触瞬间的悸动......

“喂。”良久,黄少天用左胳膊撑起身体,另一条胳膊跨过刘小别,将他禁锢在自己两臂间不大的空间。
“我说,你要不要喜欢我呀。”

6.

虽然黄少天是个话唠,但刘小别不得不承认,话唠的情商一级高,情话一级棒。

两个人耳鬓厮磨的时候,难得安静的样子着实赏心悦目。

“啊...疼!”刘小别轻轻呼着,反而如催情剂般。手紧紧抓着黄少天的头发,紫红色的吻痕落在了脖颈和肩头,趁着白皙的皮肤格外诱人。

他的衣衫不知何时滑落在腰际,任由黄少天摆布,一只手已经灵巧的潜入更隐蔽的地方。刘小别被吻的浑身酥软,眼眶微红,瘫软在黄少天怀中毫无反抗的余地。
便是极乐之时。

“咦?我是不是太粗鲁了呀~?”黄少天明知故问,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你给我揉揉腰......”刘小别不想理他。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黄少天边说边伸手上去,触碰的却不是刘小别预想的位置。“喂!我说的是腰!是腰!”他耳根通红,抬手想阻止黄少天放肆,却被后者及时扣住手腕动弹不得。

“乖乖别动。让我来。”黄少天吻了吻他的额头。

7.

徐景熙已经先一步倒下了,黄少天知道,他是蓝溪阁最后的希望。中草堂一片混乱,四周杀声震天。

“切。”黄少天皱眉,“搞什么吗喻文州那个家伙。”独自从暗门进了大殿。他走的光明正大,因为在大殿的尽头,那个熟悉的身影似乎已经矗立良久。

“好慢。完全不像是你的性子呢。”

黄少天不语。

“此番前来,又是为了带兵出征之事么?”刘小别顿了顿,似乎在等待黄少天的反应。

“中草堂掌权者违背了条约,理应处斩。”黄少天抽出蠢蠢欲动的冰雨立在面前,“以蓝溪阁的名义,大人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剑圣。”颤抖的声音,久违的称呼,“我说了,我会打败你的。”

黄少天略微迟疑了一下,利剑已经直直的冲他而来。喻文州的话又回荡在耳边:

“你的任务是,手刃中草堂掌权者,刘小别。”

黄少天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在那个雨夜到来前,一直以
为自己可以就这么平平淡淡过着他的小日子。罢了带上刘小别独自造一串院落,反正那家伙有钱,肯定不会吃亏。

该来的总归要来的,忘了是从何年何月,记忆中只有电闪雷鸣乌云密布,黄少天再也没有见过刘小别。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蓝溪阁的阁主,也是下一任掌权者,魏琛。

阁主一走到好,音信全无落个自在。蓝溪阁却因此大乱。之前有心栽培的喻文州不被中草堂的人所认可,无奈只好退位让贤,延续了千年交替掌权的章法第一次被打破,也在这个决定尘埃落定的时候,刘小别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万人陪侍左右,黄袍加身。喻文州率领着蓝溪阁众人跪拜两侧。

阴谋。每个人都这样想,蓝溪阁被摆了一道。

黄少天又被突然被新的掌权者委以重任,别人觉得匪夷所思,唯有他心如明镜。

“少天,”心如明镜的还有另一个人。喻文州在一个夜晚唤来他,“蓝溪阁与中草堂千年平分天下的局面,也该到此结束了。

“你的任务是,手刃中草堂掌权者,刘小别。”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规划的完美人生,在所谓政治面前,不过是一片痴心自以为是罢了。

8.

“这便是你执意要走的原因么?”兵器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啷当声。刘小别恶狠狠地盯着黄少天,似乎这样便可看透他的心。

“为什么不说话?黄少天,你不是很能说么?”他不留余地的发动着攻势,每一挥都实实在在。他想自己大概是疯了,因为这样下去,体力很快便会被耗光的。

黄少天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再的格挡。

“喂,黄少天,你不怕死么?你怎么不动?是小瞧我么?”情绪彻底失控了。追魂落下的路径毫无章法,泪水积压已久终于夺眶而出。当回忆与现实再度交织碰撞,刘小别颅骨疼痛欲裂,握着剑的手失去了力气。

“铛---”追魂剑落地,碰撞的声音如冰泉乍破,在空旷的大殿惊起一圈圈涟漪。

刘小别什么都不怕,单单怕疼。原来没事干作死就非要和黄少天用木剑拼个你死我活,总免不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那家伙,下手还真是毫不留情,最后上药的活儿还不是落在他黄少天头上?每每抱怨时,却总被一句“还不是本剑圣剑术过人”怼的哑口无言。

这种疼归疼。当利器真真的从胸膛穿过,便再也不怕什么其他创伤。

昔日沸腾的血液,不过一刹那已然凝固。刘小别低着头,看着被自己的血染红的胸膛和那再熟悉不过的冰雨,感觉一直以来,自己傻得可笑。

好冷啊。

他黄少天是名声显赫的剑圣,而自己呢?

不过是一个背着骂名的掌权者。

中草堂,陷落。

9.

当阳光终于穿破层层乌云,驱散了连月的阴霾,世间已没有中草堂。蓝溪阁的旗帜高高扬起,旗帜下,是曾经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永不泯灭的心。

黄少天将象征荣耀的斗篷从侍卫手中接过,于空中散开,轻轻披在喻文州的肩头,将褶皱一点点抚平,指尖穿过他那胜雪的长发。

“首领。”他单膝跪地,将佩剑冰雨捧在手中高高抬起于喻文州触手可及之处。

“请允许我辞退一切职务。”

“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

10.

失去所爱之人的世界,会展放出怎样的花呢?
黄少天在城外一处青山下落脚。

“喂,起来,别装死了,一点也不像。”他踢了踢树下躺着的那个人。

然后趁此机会蹲下身去对那再熟悉不过的脸蛋蹂躏一番,手感还是那么棒啊。

“我告诉你,这再一次看出本剑圣无与伦比精确的高超剑术,只有像我这样伟大的人才能保证不伤及要害还能贯穿胸口,就凭这点啊,我告诉你刘小别......唔!”

柔软的双唇狡猾的贴了上去。

“烦死了黄少天。”

[end]

冷cp...
谢谢支持▼求小红心❤

评论(5)

热度(50)